《北美留学生日报》创办人:中国的青年想换个

2020-12-04  来源:  作者:admin666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04 (原标题:林果宇:中国的青年,想换个活法) 11月29日下午,2020《答案》年终秀圆桌论坛《中国的年轻一代为什么渴望创作》集结了多位年轻内容创作者。 观察者网《骁话一下……

(原标题:林果宇:中国的青年,想换个活法)

11月29日下午,2020《答案》年终秀圆桌论坛《中国的年轻一代为什么渴望创作》集结了多位年轻内容创作者。 观察者网《骁话一下》主讲人王骁、《北美留学生日报》创办人林果宇、“乌鸦校尉”主编谢楠以及B站up主@所长林超分享了如何用视频化、社交化、年轻化、二次元化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在全世界赢取“一键三连”。

以下为林果宇演讲全文。

左起: 观察者网《骁话一下》主讲人王骁、B站up主@所长林超、《北美留学生日报》创办人林果宇、“乌鸦校尉”主编谢楠

林果宇:

你是否有那么一刻,觉得这地球上有一群人和你格格不入?甚至你开始怀疑他们是否有人类的同理心。

去年的一天,第一张图里的这个人——NBA火箭队老板莫雷,在推特上发表了一通支持“港独”的言论,然后他就被愤怒的中国民众骂了。

但最有意思的一幕来了,正当无数中国人愤怒于莫雷那种侵犯我们国家与主权尊严领土完整的时候,美国人也愤怒了,他们愤怒于中国人为何要侵犯莫雷的言论自由。

于是我们目睹了中美互联网上最令人费解的一幕——一个球队老板发的一条推特,让中美两国人民都陷入巨大的义愤填膺当中。

那一刻我们发现,可能有些事情我们本来就理解错了。

当时我的大学室友正好来北京看我,我跟他说,中国人这样气愤,是因为我们认为国家主权领土完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最后我反问他,你们美国人能允许一个州或者一个城市随随便便独立吗?

我室友说:为什么不呢!我们一直在盼着这一天呢!兄弟,你忘了我来自德克萨斯州了吗?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中国人和美国人在很多问题上找不到共识的原因,可能并非是单纯的“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而可能是我们对世界很多东西的看法,存在本质不同。

用李云龙的话来说,就是中国人和西方人,很多时候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去年,在海外,有十几万中国留学生走上街头与海外“港独”势力对线。我们留学生日报跟进报道了这些人的故事。当时一个澳大利亚大爷说,你们就让香港人公投一下,让他们独立出去多好,像英国脱欧那样呗。其实啊,这大爷也不一定有多恨中国,只不过他们和美国人一样,从未经受自己国土被外族侵略的历史。

美国人从未被别人侵略过本土,澳大利亚更是自建国以来享尽孤独的和平。

中国历史的一寸山河一寸血,是美国人和澳大利亚人无法理解的。

一个是有着近5000年历史的老文明国家,另一个是几百年历史的移民国家,年轻人你不懂,不要用几百年的阅历来臆想一个5000岁老同志的感受。

所以,美国人、澳大利亚人体会不到中国人对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那种执著。

这些年,当越来越多中国青年走出国门,真正和欧美国家的人生活一阵子之后,他们才发现,世界上人与人的误解,其实本源就是对这个世界基本的认知不同。

我们常说,夏虫不可语冰。

我们这些年见过太多跟欧美国家的人鸡同鸭讲的事情,超出了我们理解范畴。

比如说,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后,中国人十分惊讶地发现,外国人竟然不戴口罩,而且不光不戴口罩,还要组织大规模游行去抗疫戴口罩。

戴口罩可以有效抵御经空气和飞沫传播的传染病,这条在中国人看来如同1+1=2、太阳东升西落这样铁一般存在的知识,在西方一些国家的民众看来竟然是对人权的侵犯。

中国人看着这些不戴口罩的外国人,如同精神病医生看着自己的患者一样。但这样的事情就这么荒诞地发生了。

最后呢,这残暴的欢愉终将有残暴的结束。

2020年11月,美国疫情已经炸裂到感染1300万人、死亡26万人的地步。

中国人民终于发现,可能我们和西方人看待疫情的方式有很大不同。不是你有问题就是我有问题。

比如,美国抗疫专家福奇博士和中国抗疫专家钟南山院士的迥异命运,就很能说明问题。一边是备受国人爱戴,并且被授予共和国勋章。另一边是频频接到死亡威胁,被愚昧的民众骂成是新冠的帮凶,甚至还要被自己的总统百般责备。

这些种种事件让无数中国青年发现一个十分严峻却又十分无奈的现象,那就是这个世界已经和他们曾经认知的那个很不一样了。

社交网络的兴起,让很多人对事物的理解发生了固化,放大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世界从平的变成了褶皱的。

为什么?

因为社交网络和信息流的推荐算法,让民众只能得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即便有可能他们看到的是虚假的。

一个坚信地球是平的不是圆的人,会总能刷到和自己有同样看法的人。

这就为反智、谣言、民粹主义提供了温床。人们开始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总有人相信,武汉的确有满地的无主手机。这些人可能却不知道,那种无人岛上埋无名尸体的事儿,真的在美国发生了。

这种通过谣言、偏见和民粹主义加成之后的思维,最终腐蚀掉了原本理性的民主制度,促成了美国历史上最荒诞的一幕,一个纽约的房地产商人、富二代、真人秀制片人、“手风琴表演艺术大师”,当上了美国总统。

青年人是最容易被这种信息洪流带跑偏的了。

当一个国家的青年人,无法正确理性解构这个世界的时候,而是生硬偏激地去接受他人喂给他们的理念的时候,国家的悲剧就会发生。

1991年,当苏联的青年们在大街上庆贺苏联终于解体,他们终于要迎来西方人一直允诺给他们的那个自由民主的未来的时候,他们可能不知道,他们的未来是面包店前无尽的队伍,以及整个充满混乱和悲哀的90年代。

当青年无法正确解构这个世界的时候,以为刷社交网络就是生活的全部的时候,沉浸在自己小世界中的那些小确幸时,整个人类社会就开始内卷化了。

MIT Techonolgy Review曾经发表过登月宇航员奥尔德林的一篇专访。这位曾经登上月球的老太空人五味杂陈地说:你曾经允诺过我们火星殖民,而我只得到了facebook。

人类怎么了?

似乎走错了路。我们本来应该是一个走出地球,追求真理,天下大同,共同建设人类文明的。为何现在活成了这样。

中国的青年,想换个活法。

你如果问我,现在中国青年信仰什么,我说一句“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你不要笑。

看看2019年初上映的这部影片吧,《流浪地球》。

当人类面临生存危机的时候,中国人给出的解决方案和剧情是,背着地球一起走。35亿人类直面生死,同呼吸,共命运。

中国人自古那种天下大同的理念,在这个时代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似乎只有中国人在信仰“世界人民大团结”,而很多国家的人,却在问,我们为什么要让人类团结一起?

可能这就是中国人骨子里的基因。

因为我们团结,所以才能赶走洪水。因为团结,才能守卫边疆。因为团结才能完成那些巨大的工程。

一个个个体,和整体的关系,是十分紧密的。这是中国人看待所有问题的本源和基石。

所以,当西方人在探讨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民主、什么是人权的时候,中国青年的解构角度就完全不一样。

什么是自由?我们认为我们有免于被新冠威胁的自由,而西方人有些人认为自己有感染新冠的自由。

什么是民主?我们认为把人民的生命安危放在首位的政府才是民主的政府,而西方人觉得封城不人道、不民主、不自由。

什么是人权?我们认为生命权才是最大的人权,而西方人觉得自己随心所欲、爱抗疫不抗疫的样子才是人权。

面对这些十分打脸的事情,我们专门制作了一期叫“FangFang Fakenews美国日记”的节目放在了我们的B站账号上,搜索留学生日报就能找到。

截图来自B站“留学生日报”

重新解构这个世界,不仅仅是从一些争论很大的议题上解构,而是要从一些基本的公理去解构。

中国青年们开始从所有原本以为是放之全世界皆准的词汇重新理解。

当美国的总统能说出,如果中国人都过上美国人那样的生活,这个地球会承受不了的时候,我们就应该知道,原本他们设置的那些概念、那些议题,需要被推翻、被重新解读。

图片上是前几天锦州的一所大学,下雪后,学生在雪地上踩出了这样一行字: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我还记得十年前的大学生,下雪之后在雪地上踩的是自己偶像或者女朋友的名字,当时如果他把这句话踩在雪地上,很多人都会笑他。

但今天,不会。

这条视频在抖音上有上千万次的播放量,上百万人点赞,为什么?

因为人们感受到了国际形势的变化,感受到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在到来。中国青年们正前所未有的热情去创作去表达,去重新解构这个世界,去重新定义这个世界理想的样子。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失去的,只有枷锁。

如果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那么中国青年们已经在战壕里了。

各位,加油吧!

前进,前进,前进进!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溗泗新闻网 版权所有